三狗🐶子

ai 英语ai 生活

江山为重(1)

  1. 1933年冬,客厅。刚处理完公务的布防官,只身着睡袍半靠着双人沙发,拆开张副官上交的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â€œå’”嚓咔嚓”身旁传来那人啃果子的声响。他,像往常一样,穿着枣红色长褂,披着围巾,戴着一副厚厚的玳瑁眼镜,手捧着苹果,身紧贴着东北大老爷们坐着,圆溜溜的大眼睛,时不时灵气的转着。吧咋吧咋着嘴“诶,佛爷”一边啃着果子一边嚷嚷道“我跟你说呀,这二爷为了隐瞒身份硬是把这汉唐之风的字体写成这样,啧啧啧。。。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â€œåƒå®Œå†è¯´ï¼Œä½ æŠŠè¿™æ±æ°´å–·çš„我满身都是!”话虽是如此说,可男人只是微挑了挑眉,也不见嫌弃得随手拿了围巾就往脸上擦了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â€œè¯¶ï¼Œä½›çˆ·ä½ è¿™äººæ€Žä¹ˆè¿™æ ·å•Šã€‚。。。。”那人小声嘀咕着反而一脸嫌弃得看着你,“这可是上好的料子啊我!“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ä½ å¿™æ‰“断他的话, â€ä½ æ€Žä¹ˆçŸ¥é“是二爷?不是别人?“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â€å˜¿ï¼Œä½ æƒ³å•Šï¼ŒçŸ¥é“矿山的墓里那么多的事,又会帮咱们的,不是二爷还有谁啊?“算子说完,还邀功似地撞了撞男人,又抛了个自以为调皮地媚眼,一脸快夸夸我的得意样儿,逗得平时冷硬的男人也不得舒展了眉眼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çœ‹ç€è¿™å°æ ·å„¿ï¼Œç”·äººåˆ°èµ·äº†å‡ åˆ†é€—弄的心思“这话说得到有几分道理,这。。。。。”好看的眉眼,越往下看,越是紧绷,连着一旁的算子又探头探脑得靠拢了几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â€œæ—¥æœ¬äººæŽŒæ¡çš„资料,怕是只多不少!"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"佛爷,看来还是要想办法让二爷出山才是!"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" äºŒçˆ·å³ä½¿å¦‚此行事,避人耳目,怕是不肯出山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â€œäºŒçˆ·é‡æƒ…,为了病重的丫头,不肯出山可不就是人之常情”算子放下苹果,腾出手来给男人捏捏僵硬的后颈,好声的劝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å¹´è½»çš„布防官,头疼将信往茶几上一掷,忍不住叹道“大厦将倾,儿女情长?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å¿½è€Œï¼Œæ»¡å®¤ä¸€ç‰‡å¯‚然。       

读烨七爷《终结》观后感

我觉得被留下来的人,才是噩梦的开始!是会时时刻刻活在愧疚里,挣扎不得的人。。。。尤其是生而不得说,死而说不得!(如鲠在喉)走到这一步,你不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千。。。。爱是什么呢?是明知是错,还要一心一意维护?还是两情相悦,却不相知?与八爷而言是,你若相信我,就不会逼问我,你若是问了(怀疑了)那么我就是解释了,你也不会信我!信任,这种东西实在过于微妙,一旦不复存在,过往有多美好,现在就有多残酷,可我不想离开你啊,明知你已不再信任我了,我还想再赌最后一次,那么你会让我赢吗?我的佛爷。。。。原文中有一句“佛爷,你说我和你之间,究竟是因为尹新月,还是因为信任呢?”八爷知道,可佛爷还不知道,他从来的那一刻已经决定好了!(无论如何他不会离开了,尽管是以这种方式留了下来)他实在是委屈啊,要是一个女子还能哭哭闹闹,还能摊开了要一个名分,或者还能因有一两个子嗣拖着,不至于走到这一步!可他不能啊,因为他是个男人啊!于佛爷而言,他是个肩不能手不能提的文弱书生,是齐门八爷,是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,他还是个算子,他也会嫉妒,会愤恨,会撒娇,会耍赖。。。他是个人啊——他会杀了尹新月!他会报复(背叛)我,我,我不能,也不会用整个长沙,来赌你。。。。到底是江山太重还是你太轻啊?老八!实在是看来那么多的一八同人文中,这篇不见得是最好的,确实感触最深的了,寥寥几笔里,从佛爷,八爷,再到副官、尹新月,这重重叠叠的矛盾,有家国又有儿女私情。。。。作者,太厉害了! @烨七爷

[一八]如果八爷是个姑娘之那八门真帅(一更)

哈哈哈

永远爬墙中:

来源于我自己开的一个脑洞,既然大家都不怕丧病我就写出来了……


八爷性转!!!八爷性转!!!八爷性转!!!!


主cp肯定是一八,天晓得会不会有第二更所以副cp啥的就不要想了……


同样的正剧向,我为什么会写这种东西?我还有abo和里表呢我为什么在写这个?我是谁我在哪这是什么地方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一)


军列轰隆隆开过。


张启山一边检查车厢一边问身后的副官。


张启山[八小姐知道吗?]


张副官[八姑娘要是知道车内是这种情况,她恐怕不会来的。]


张启山[跟她说,她不来,我就用八抬大轿抬她过来,还放2000响的鞭炮。]


(二)


齐铁嘴后悔今天穿了新买的绣花布鞋,踩在铁轨旁的石子路上硌的脚生疼。


众亲兵[八姑娘好!]


齐铁嘴[诶,好好好]


冲那一溜兵微微福身,不知道佛爷为什么请她来于是赶忙算了一卦。


齐铁嘴[不妙。]


齐铁嘴[诶!跟你们长官说啊,我约了绣娘学绣鸳鸯,我先回去了回头绣好了送他啊!]


说完提起裙摆就要溜。


(三)


张副官[绣鸳鸯?我记得八姑娘连朵并蒂莲都绣不好,还会绣鸳鸯啊?]


听到这个声音齐铁嘴就知道跑不了了。


齐铁嘴[张副官!你这说什么话,本姑娘心灵手巧,区区女红自然手到擒来。]


那玉手轻抖着罗帕,上面的图案正出自她的绣功。


张副官依稀记得当初张启山对这个的评价。


张启山[嗯,应该是莲花。]


他指指那个被齐铁嘴称作是并蒂莲的图案,张副官依旧是一脸的不解。


张启山[你看,这里还有藕呢!]


(四)


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。


张副官[八姑娘,佛爷说了,您要是敢不来,我们就八抬大轿抬进府。]


这样的威胁不是一次两次。


齐铁嘴[你们,你们这是强抢民女你知道吗!]


张副官[反正这长沙城佛爷最大,到时候您是要那洋人的婚纱还是凤冠霞帔?夫人…]


这个称呼让齐铁嘴打了个寒颤。


(五)


软硬兼施,可无奈齐铁嘴就是不买账。


副官也是闲的,她骂一句他接一句,两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。


八姑娘伶牙俐齿,副官最终被他磨得没了耐性,脑子里回想起佛爷平日里对他的教诲。


垂眼看齐铁嘴的装扮,嫩绿色的襦裙随着她的动作偶尔会露出里面同样是嫩绿色的裤子。


很好,很安全。


下一秒,还在说个不停的齐铁嘴就被张副官单手扛到了肩上,倒挂着的她先是愣了愣,接着粉拳便落在副官的后背上。


齐铁嘴[来人啊!强抢民女啊!!!]


还好火车站被封锁了,没人听得到。


(六)


去张府的汽车上,齐铁嘴发现来接她的士兵是新面孔。


张口正要给他讲讲佛爷过去的故事,亲兵却表示他早就听过。


齐铁嘴[诶?你怎么知道?]


亲兵[八姑娘,佛爷那英雄救美的故事,光市井间的小说都已经写了十几部了。]


齐铁嘴[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事?书里是怎么写我的啊?]


亲兵[这……]


齐铁嘴[快说!]


亲兵[当然是您和佛爷相敬如宾,子孙满堂了。]


齐铁嘴运上一口丹田气,重重的呸了一声。


齐铁嘴[少占本姑娘的便宜,你们佛爷就是想娶,我还不想嫁呢!]


亲兵一边答应一边转回身。


哎呦……看来这八姑娘什么时候成张夫人的赌局,还要往后延啊……


(七)


入夜,张府。


齐铁嘴坐在地上,丝毫没有点姑娘的样子,大大咧咧的盘着腿,手托着下巴瞥了一旁的张启山。


齐铁嘴[佛爷,您就饶了我吧……]


张启山没回答,只是走上前把她从地上抱起来,四处看看最后将她放在了办公桌上。


坐在桌上的齐铁嘴晃着脚丫就像坐在河边似得,刚才她一挣扎绣鞋还掉了一只,张副官俯身捡起来后递给张启山。


张启山[八小姐,你有才,不必过谦。]


说着话他蹲下来帮齐铁嘴把鞋穿上。


齐铁嘴[佛爷,您看这样好吗,我啊,我给您算一卦。]


扔出去的铜钱被张启山接住,那人虽然笑着说话但语气却是不容拒绝。


张启山[这枚铜钱告诉我,你必须跟我去矿山。]


可齐铁嘴还想做最后的挣扎。


齐铁嘴[佛爷,我月事快来了这几天不能走动的。]


张启山想了想。


张启山[不可能,你是每月十五还离着远着呢!]


tbc

读《禁断之爱》糖果栗子文的读后感,第一次发,既然是读后感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我的女神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考试通过啦。。。。。。。。